人民網
            人民網>>文化

            文學和劇場:危困中的渴望和依傍

            2020年12月11日08:43 | 來源:北京日報
            小字號
            原標題:文學和劇場:危困中的渴望和依傍

            如果老舍先生在世,他必定和老街坊們共擔危困,以堅忍的深情期盼未來。經歷了劇院停擺、人氣凋敝、前路迷茫的艱難打擊,由北京市演出有限責任公司和天橋藝術中心聯合舉辦的第四屆老舍戲劇節,幾經輾轉如約而至,較之往年更多了一份提振市場的責任和溫暖人心的使命。在“劇場演出”和“劇場放映”兩個單元中呈現的13部中外劇目,陪伴著北京從深秋十月走到凜冽隆冬。

            經歷過疫情之后,劇場更加被需要了。往屆戲劇節保持的“戲劇茶館”文化活動,今年被策劃為“我在現場”“IATC劇目導賞”“走進老舍筆下的戲劇場景”等主題,營造真實的、充滿溫暖的“在現場”氛圍,呈現戲劇獨特的“在現場”魅力,讓觀眾不再隔著屏幕相見,不再獨自欣賞藝術,而是以觸手可及的藝術溫暖身臨其境感受戲劇之美。

            老舍、曹禺及其衣缽

            北演公司在2020版話劇《二馬》(原著:老舍,劇作:方旭、郭奕雯,原排導演:方旭,復排改編、導演:李曄)上更加注重溫情的傳遞,以劇中人物身處逆境中豁達、樂觀的精神,為觀眾送上一碗“暖湯”,致敬不同時代背景下,中華民族面對困難所展現出的堅韌不拔的品質!段业睦硐肷睢罚ㄔ豪仙,編劇、導演:梧桐)展現每個人心中美好的理想生活,不僅以一種當代視角重新洞察中國式理想生活,更用一種幽默的方式,為當代觀眾帶來對美好理想生活的思考!多従觽儭罚ㄔ豪仙,導演:李曄)把京味短篇中的老北京街坊鄰里和家長里短,搬進老舍先生曾經生活過的地方——老舍紀念館,打造了一部體驗感十足的實景話劇。原汁原味的四合院,柿子飄香的金秋季,別致又溫情,以此表達對老舍先生誠摯的敬意。

            2020年是中國杰出戲劇家曹禺先生110周年誕辰,北京人民藝術劇院攜經典劇作《家》(原著:巴金,劇作:曹禺,導演:李六乙)時隔九年再度回歸,并登上老舍戲劇節的舞臺。著名表演藝術家藍天野率人藝老中青演員組成“四世同堂”的超強陣容,紀念這位對中國話劇有著重要影響的文學與戲劇大家,一同弘揚劇作家的文學精神以及劇作背后的力量。本次演出更著眼舞臺真實,給了觀眾更大的想象空間,就像該劇導演李六乙所說:“曹禺先生在《家》中完成了從文學到戲劇質的飛躍!

            黃盈編劇、導演的《語文課》更加講求文學在現場的互動氛圍,觀眾回溯了學生時代塑造人生認知的一篇篇課文,重溫了文學滋養的成長過程。整個保利劇院變成了一出歡快活潑的語文課堂。

            老舍擅長利用家庭倫理這一文化樞紐癥結,以小見大,將胡同生活場景放在無限的民族歷史文化背景加以表現和反思。北京人藝奉獻的經典之作《小井胡同》(劇作:李龍云,導演:刁光覃,復排導演:楊立新),用北京風情演繹了一出新中國的活歷史。已故著名劇作家李龍云承襲了老舍先生充滿京味神韻的創作衣缽,以30多年里一群北京南城底層市民的命運變遷,勾勒出一幅幅引人深思的歷史畫卷,以小人物特有的善良、從容、寬厚和豁達,面對著生活中的平凡、瑣屑和苦澀。

            文學經典對劇場的精神引領

            本屆老舍戲劇節更加注重文學經典對劇場的精神引領。曾獲得英國“奧利弗最佳戲劇獎”等多項大獎的《枕頭人》(劇作:[英]馬丁·麥克多納,翻譯:胡開奇,導演:周可),是馬丁·麥克唐納最獨特鮮明的作品,借助觀眾對文學、倫理和美學的不同認識,每每出其不意地將其引入繁復的敘事迷宮之中,從家庭暴力與兒童虐待、作家的社會責任和藝術能否救贖靈魂等角度,去引發觀眾思考。

            根據“日本推理暢銷天王”東野圭吾早期小說改編的舞臺劇《回廊亭殺人案》(原著/監修:東野圭吾,劇作:趙淼、唐夏娃,劇構:唐夏娃,導演:趙淼),改變了原小說繁復推理的敘述結構,壓縮表現了大量心理活動,以豐富的肢體造型表現了原作最難以形容的黑暗鬼魅恐怖景象,小說中的懸疑動機被挖掘出強大的戲劇表現能量。舞臺劇《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原著/監修:山田宗樹,劇作:趙淼、唐夏娃,劇構:唐夏娃,導演:趙淼)則選擇了文本豐沛、知名度高、具有懸疑色彩的“電影經典 暢銷已久的原著小說”的IP圭臬,改編自日本作家山田宗樹同名小說和電影,以近4個小時時長、40個舞臺角色的閃轉騰挪,把一個蹚過人間地獄、尋找回家之路的女性成長寓言講得淚光閃閃。劇中的人物關系和敘述結構,以及貫穿其中的行云流水般的時空切換,讓人重溫了鑲嵌著金黃童話色調的個性化藝術語匯。

            本屆戲劇節遇到一個很大的困難,就是國外劇目在這個時間基本不可能來到國內。戲劇節策劃者依然希望像往年一樣給觀眾呈現優質的國外劇目,但是又不想簡單地線上放映,因而選擇了劇場放映的方式,選取了《真假桃花》《萬尼亞舅舅》和原版《戰馬》這三部首次或鮮少在國內放映的劇目,表達對國外戲劇伙伴的支持和思念,盡可能地表達“我在現場”的堅守。被譽為擁有莫里哀喜劇傳統的法蘭西喜劇院也令中國觀眾得以見到法式幽默的機智與詼諧——《真假桃花》(劇作:喬治·費多,導演:莉洛·博爾)發生在上世紀初的佳構劇情景,在當下社會中仍然能找到恰如其分的對照。很多歐洲當代戲劇導演在舞臺呈現的時候,會刻意模糊歷史文本中的時間概念,并且利用舞臺符號,使得舞臺呈現與當下的社會現象形成強烈的指涉性,令歷史和當下呈現出交錯和重疊的狀態。顯然,《真假桃花》并未選擇這一時髦路線。英國舞臺劇《戰馬》(原著:邁克爾·莫波格,導演:湯姆·莫里斯、瑪麗安妮·艾略特)帶給了少年阿爾伯特無限的信念與勇氣,它喚醒的是人們對和平和未來生活的企盼!度f尼亞舅舅》(原著:契訶夫,編。嚎导{·麥克弗森,導演:伊恩·里克森)則錄制于2020年疫情期間,它講述的是契訶夫對精神幻滅的理解,用極大的人文主義精神在劇中構建了希望。在全球大部分劇院仍處于停擺和黑暗的時刻,這些作品給觀眾帶來了更多的思考和力量。

            找到人與城市的生命連接

            老舍以一生不倦的創作在民族涂炭、時代苦難中,深入表現中國傳統文化中市井階層的生存哲學和真實人性之間的割裂和創傷,以絕大的擔當和抱負,辨析城市知識分子被捆綁的自我和風骨人格,直面了傳統人格深處最復雜的糾葛和矛盾、懦弱與敷衍、茍安和希望、中庸與激進、功利與理想,書寫了中華民族性格的精神涅槃苦難史。怎樣體現人與城市的關系,捕捉城市的性格,找到人和城市的生命連接,是老舍給我們留下的命題。

            從2020年春節就開始籌備的老舍戲劇節,努力用文學書寫和舞臺建構豐富城市的性格。以“民眾情感、人文關懷、民族語言、國際視野”為主題,打造“全城有戲”的戲劇文化空間,讓戲劇文化浸潤北京市民的生活。用史鐵生的一句話說,當我們在寫作城市和了解城市的時候,并不是曾經居住在這個城市里,而是這座城市構成了我們。置身在老舍戲劇進行時里,和文學劇場共命運,是時代磨難中老舍留給這座城市的精神瑰寶。(張向陽)

            (責編:蔣波、劉穎穎)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推薦視頻
            • 云游大家故居:李白故居
            • 《燕云臺》主演談如何解鎖歷史人物
            • 王千源:別丟掉,對表演的熱愛
            挤进未发育的小缝